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坎坷维权路 殷殷法官情

  发布时间:2009-07-30 10:19:31


                         新娘子蜜月不蜜,先与新郎打官司

    豫东农历的腊月,一般的农村人家喜欢在这一段丰收后的时节里,给自己的儿女们张罗婚事。每逢一到这个时节,到处是鞭炮齐鸣,张灯结彩,人们红光满面,热闹非凡。在二OO五年农历的腊月初六日,正值婚龄的农家姑娘崔继玲,蒙上了红盖头,羞容满面地做上了新娘子,从这一时刻起,她就满怀着对新生活的渴望和期盼,描绘着美好的未来。但好景不长,刚结婚十九天的新娘子还没有过完蜜月,就被自己的丈夫毒打了一顿,结果当场瘫痪在地。经过一番治疗后,还是导致九级伤残,落下了终身残疾。鲁莽的丈夫付连启根本不尽一个丈夫最基本的照料义务,对新娘子不闻不问。身心倍受摧残的新娘子在万般无奈之下,一纸诉状将狠心的丈夫告上了法庭。

    宁陵县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因原告人崔继玲对法律的规定一窍不通,对基本的证据有很多都未能提供到法庭,人民法院根据法律规定,依职权调查了一部分证据,结果能充分证实被告人付连启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于二OO六年十一月四日作出了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新郎官付连启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还要赔偿崔继玲医疗、护理、伤残补助等费用两万三千余元。

    拿到了判决书的新娘子,说不出是悲还是喜,喜的是官司赢了,赔偿款也能撑一段时间,生活好象是有了着落。可新郎官付连启要蹲监狱,听法官们说,如果付连启家中没有能力赔偿,还须等到付连启刑满释放后才能执行。赔偿款短时是拿不到手了,家中生活也不富裕,父母年纪都大了,自己拖着个残疾的身体又不能独自生活,她对自己今后的日子是一片渺茫。

    新郎官付连启被交付执行不久,监狱方面传来消息:因付连启身患严重肾病综合症,不能收监执行刑罚。由宁陵县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一听说付连启放出来了,正愁眉苦脸的崔继玲感到赔偿款有了希望,付连启如果不拿赔偿款,就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可付连启出狱后,一直外出,形影不定,根本见不到人。无奈之中,崔继玲在父亲的陪伴下又一次来到宁陵县人民法院,找到原来承办这个案件的法官咨询。法官告诉她,可以立案强制执行。她当即办了立案手续,心里又浮出了希望。这一天是二OO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执行法官绞尽脑汁,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宁陵县人民法院执行立案后,由执行局副局长程玉钊承办该案。程玉钊是一位年轻但已经有十几年的执行工作经验,因执行人员交办执行案件有一个大致的区域划分。每逢可能由他办理的案件,在审理时他都要提前了解案情。崔继玲的案件他也了解一些情况。这个案件交给他承办以后,他首先调阅了该案的审判卷宗,吃透了案情。但往往是审判案卷如果没有先行查封、冻结,对执行案件并没有多大参考。但这个案件又有其本身的特性,一对新婚夫妇还没有建立夫妻感情,情绪一旦发生抵触更不易执行。按照规定,首先被执行送达必须的法律手续。在送达手续时,程玉钊法官对付连启家庭财产状况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虽然两次都没有见到被执行人付连启,对这个案件能否顺利执结,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明显的预感:这个案件很难彻底执行——付连启的家庭根本承担不了二万多元的巨额赔偿款。执行案件就是这样,几十万元的案件可能很好执行,几百元的案件往往不好执行。道理很简单,就是被执行人有没有偿债能力。付连启为结婚花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还没有来得及缓劲就锒铛入狱,还有什么能力承担二万多元的赔偿款。再看看申请人方,崔继玲为结婚,父母也是花了不少钱,现在为治病又花了近万元,而且面临着生存问题,情况还不如付连启。被执行人付连启虽然拖着生病的身子,但天天还能收入点,生存问题好象并未受到影响。这可怎么办呢?程玉钊这个对骨头案、钉子案从未作为难的年轻法官陷入了沉思。按法律规定,这个案件已经符合中止执行的条件,可以发放债权凭证,等付连启有能力时再恢复执行。可申请人的情况这么困难,如果简单地就这样中止执行,崔继玲如何生活呢。再办理其他案件的时候,程玉钊同志每每想到这个事情,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有人建议把被执行人的责任田由申请人来种,但这样又影响到付连启家庭其他人员的生活,就是可以,崔继玲的情况也没有能力耕种责任田呀。就这样,一边想办法执行,一边做崔继玲和其父亲的工作,拖了近半年的时间。崔继玲的父亲崔友欣终因承担不了家庭的艰辛,走上了赴京上访的道路。

    有一次开全体干警会,新任院长江长涛曾经讲过:遇有比较复杂的案件,要从案件中跳出来,寻求其他的方法解决问题。难道院长有高招?这位全市法院系统最年轻的院长,有一种让当事人一接触就感到温暖的气质。要是院长真有办法那不更好吗?试试看,直接向院长书面报告。程玉钊想到这,连夜写出了执行报告。

                   年轻院长另辟蹊径,协助当事人渡难关

    江长涛,一位刚过而立之年的法院院长,很稳重也很有气魄,上任不到一年,刚刚渡过电灯拉不明、汽车开不动、电话打不通的艰难日子,又很快稳定有序地开展了全院各项审判和执行工作。他很清楚看到,解决困绕全国法院工作的“执行难”问题是法院工作的根本所在,审判搞的再好,不能执行,给老百姓打“法律白条”,别说审判好,什么工作也别说好。

    崔继玲执行案件的汇报材料放到他案头的时候,正是他调动全院上下大搞执行的时机。象崔继玲这样赢了官司,但被执行人无能力执行的案件不止一起。江长涛院长正为解决这一类问题筹划着用法律以外的手段来进行的办法。他想起上级法院要求各地政府财政部门向法院拨出困难当事人救助基金。通过不懈的努力,全国贫困县的县长,还是被年轻院长的执着所打动,向法院拨付了十万元救助基金。钱虽然不多,政府部门也是通过法院这个渠道,切实解决了老百姓的实际的问题。

    2007年6月26日,炎热的天气让人透不气来。一辆普通的轿车驶向崔继玲所居住的华堡乡崔堂村。这是宁陵县法院院长江长涛陪同商丘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张和平到崔继玲家中送救助金的。不用问路,车子直接开到了崔继玲家门口。此前,江长涛院长已经数次来这里了。那几次来,都是做思想工作的。江院长与崔继玲的父亲崔友欣促膝交谈,诚心安慰,一次次打消了崔友欣上访的念头。

    救助基金本来很少,此类案件又很多,不能全部给予解决。江长涛院长多次和华堡乡的党委、政府部门的负责人交换意见,使他们认识到了这个案件不能妥善解决的严重后果。乡政府愉快地拿出一部分款项,和救助金加在一起基本上就是判决的款项。

    崔友欣的父亲得知两级法院领导此行的意思时,激动得老泪纵横,他接过两万三千元现金,哽咽得不成声:“院长啊,青天啊,救命的钱啊!我该如何感谢你们呀。”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说:这才是给老百姓办实事的人。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