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千里有缘“报”“网”连

  发布时间:2009-08-03 17:53:28


    说实话,现在说起来,我都不知天津宁河县在什么地方,就是说不知它在地图上的那个角落,但我却与天津市宁河县人民法院的于伯军相识了,而且现在已成知交。

    我自幼喜爱文学,但走上新闻写作之路纯属偶然。在我的写作生涯中,有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对我帮助很大,一个是我们县的屈效东老师,另一个则是天津的于伯军同志。认识屈老师是在我人生处于低谷的时候,他的一篇新闻报道唤起了我学习新闻写作的欲望,从此引领我走上了新闻写作之路。那是在10多年前,我刚参加工作,可是没两年年便因企业经营不景气我们夫妻双双下岗,这对我的打击很大,一度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勇气。正在我迷茫之际时,我从《商丘日报》上看到了本县作者屈效东写的一篇文章,遂萌发了学习新闻写作的念头。于是,我慕名找到在县政协工作的屈老师,向其说明了来意,没想到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在屈老师的引领和帮助下,我走上了新闻写作的道路,陆续有一些新闻稿件被当地的报刊采用。2000年春,我有幸被宁陵县法院招录为专职通讯员,干的是我喜欢的新闻写作工作。这次能被法院招录,与屈老师的帮助有很大的关系。屈老师是当地人,我们同住在县城,尽管当初不认识,但自从那次登门拜访后,我们就相识了,而且还成了忘年交。而与于伯军同志相识就不一样了,我与他相隔千里之遥,无缘见面,是他在法院报上写的一篇文章,使我们相识的。我虽说在我们当地已小有名气,也发了不少稿子,但多是地方媒体,很少在《人民法院报》这样的大报上发稿。为此,我经常感到郁闷和苦恼。正在这时,我看到了于伯军在法院报上写的一篇关于写稿方面的文章,遂写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并由此结识了这位远道文友。

    回忆当初写信的情形,我至今依然记忆犹新。那年春节过后上班不久,我在《人民法院报》上看到了于伯军写的一篇《写稿过年》的文章,从中得知其在法院报上发了不少稿子,很是羡慕,遂想与其结识,向其请教一些关于给法院报写稿方面的经验。于是,就非常冒昧地写了一封信,按照文章注明的地址寄了出去。由于与其素不相识,因此并没有指望着能有回信,没想到很快就有了回音,这令我喜出望外。他在信中对我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解答,同时还说了很多鼓励的话,并表示今后有什么问题只管提,他会尽力帮助的。读着这封热情洋溢的回信,我非常激动,为能结识这样一位文友而感到高兴。

    那时我家中还没有上网,我们几乎都是通信,我因为经常请教他问题,有时来回一封信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收到,我总是埋怨信来的晚,后来我们单位为了工作方便,为办公室的电脑上了网,于是我们的通信开始改成了电子邮件,它的方便快捷,让我受益匪浅。因为于伯军的学问很渊博,只要我不会的问题,他都会在邮件中仔细给我讲解,通过一年多的“交往”,我们几乎无话不谈了,生活中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和高兴的事,我都愿意对他说说。还记得那年我们单位要我为刑事庭的副庭长张建军同志写一篇人物通讯,张建军同志看起来是一位很平凡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位“凡人”,带着很严重的心脏病在春节案件多人手少的情况下,加班加点的工作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我通过几次到医院和他交谈也了解了他的一些生活,但写出来的东西却还是觉得有点“少血少肉”,因为单位又急于用,于是我把写的东西传给于伯军,第二天他就回信了,对我写的文章进行了点评,并给我改动了一些细节,经他这样一改,文章真的就有了可读之处。

  还有一件事让我特别感动。那年3月份,我在河南法院网上发了一篇关于我院设立“导诉员”解决群众诉讼难的新闻,他看到后,主动帮我进行了修改,并利用他与法院报比较熟悉的优势把稿子发给了有关编辑。当他把这事告诉我时,我特别惊讶,他在信中还一再非常谦虚地说自己是不自量力、自以为是,并说如果稿子能发会像自己稿子发表一样高兴的。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篇稿子还真的被《人民法院报》采用了。看着法院报上发的这篇稿子,我高兴的不得了,心里由衷地感谢远方这位素不相识的文友,是他给了我无私的帮助,是他鼓起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是他激发了我超越自我的写作热情,我一定不会辜负文友对我的帮助、支持、鼓励和期望。

    人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于伯军同志就是我人生的一个知己,能遇到这样的知己,而且能交往的象天天能见面一样,不但要感谢《人民法院报》还要感谢互联网,是它们让我们相识,也是它们让我们相知。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